3/13/2011

这一个周日⋯⋯

每个周日的夜晚,我有个奇怪的习惯,我会在客厅内与露台点燃好多的蜡烛,也因为这样⋯⋯这个家有很多的烛台、灯笼、灯罩⋯⋯周日让人期待,星期一让人感到有点的纳闷。出现如此的悲剧,还要多说什么呢?很明显,你开始厌倦自己的工作了。有红酒的话,我会开支红酒。没红酒的话,那就倒几杯的vodka。电视台早在10点前就转为爵士台,或经典英语台。自从有了Popeye,我已保持几乎三年周日不出街的习惯。Popeye周日都已大部分的时间独自在家,周日⋯⋯好歹,我也要陪一陪他。


最近,我发现自己就连再简单不过的沙拉也做不好⋯⋯买了药材与鸡腿,我想如果我再连鸡汤也熬不成的话,我可以至此不再进厨房了,当初人家给我的那“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”的称号就此丢掉算了。好在这锅汤并没让自己失望。我忽然很想煲汤给自己身边的好友喝,我忽然开始找到做饭的那股力度。有人说我很会控制其他人的想法,觉得我几乎再做什么事情,我一定是有目的,心机重重。我忽然在想⋯⋯如果我的心机多过我的真心,我真的能让身边的好友对我如此的信任。甚至有的还称我为妈妈或哥哥吗?开什么玩笑!我想再问问他,如果我真的如此利害玩心理战,干嘛我最终也留不足popeye爸爸的心?这个人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,而不是把自己那种loser的不安、彷徨与无助扔给我。



2 comments:

justin net said...

喂,‘週日’‘週末’別參著用。

Anthony said...

改啦!妈妈

+♡ BLOGOODIES

Popular Posts

Followers